北京赛车第一期 > 伊塔之柱 > 第二十六章 龙歌

360新疆时时彩走势图: 第二十六章 龙歌

    张天谬找到自己副手的时候,后者正与几个黑大衣的属下在走廊里摸不着头脑。“怪了,这走廊里又没有其他的出口,怎么会找不到人?韩明,你是不是真的看到他进了这条走廊,是不是搞错了?”

    张天谬抬头看着这条走廊,深邃的拱形结构通向尽头,那里有一扇封闭的厚重木门,门上挂了一把铜锁,两侧的火把插在从墙上延伸出来的石像鬼雕塑口中,火光摇曳不定,映在红木的护墙上一片明澄。

    “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了走过去,开口问道。

    “队长。”

    “队长你来了,”他的副手有点不好意思:“真是奇了怪了,我们追到这里来人忽然不见了,这里明明没有其他出口,除非他会穿墙术,或者别的什么奇怪的魔导器。”

    “用过魔力探测仪追溯了么?”张天谬的目光始终在尽头处的大门上游移,同时问道。

    “用过了,但没发现什么线索,那家伙就像是凭空失踪了一样。”副手有点恼火地答道,他是星门别动队的成员,又不是私家侦探。如果每个偷渡者都是这个样子的话,政府干脆重组一个异常现象调查小组说不定还更有前途一些。但张天谬仿佛没有受到他情绪影响,指了指那扇门问道:“那后面是什么?”

    “一个地窖。”

    “下去看过了吗?”

    “看过了,下面是空的。”

    “空的地窖需要上锁吗?”张天谬回过头来问道。

    副手一下卡了壳。

    “把门打开。”张天谬这才说道。

    副手才让人拿出钥匙,走上去开门。“这钥匙是怎么来的?”张天谬看了看那钥匙。

    “之前找马扎克先生拿的,我本来是想他找个人来帮我们开门的,没想到他直接把钥匙给我们了。”副手一边回答道。

    这时候拿钥匙的人已经打开了门,厚重的木门推开后里面是一道向下的阶梯,后面黑洞洞一片。副手从石像鬼口中拆下火把走过来。张天谬借着火光向下看去,地窖并不深,石板上铺了一层尘土,火光晦暗不明地向前延伸,中央的部分灰尘明显更薄一些。

    “那里原本放着什么?”他指着那里问道。

    副手与其他几人面面相觑,都答不出个所以然,这不是找人么,谁关心这地窖里面原本放了什么东西。再说那么大个东西,那人也把它带不走啊。

    张天谬从他手上接过火把,顺着阶梯往下走了几级。其他人对他的行动有些不明就里,这地窖里面明明空无一物。但张天谬仔细盯着地窖中分布的阴影,忽然说道:“去再拿几支火把来。”

    副手刚要转身。地窖中的阴影忽然之间涌动起来,如同黑色的烟雾汇聚在一起。当烟尘散去之后,后面显露出一个个子不高的少年的身影。

    他穿着一件斗篷,手上捧着一枚黑沉沉的烟水晶,抬起头来看着几人。低垂的风帽软沿遮住他半张脸,只露出下巴和脖子,银色细软的头发。

    “烟水晶?”副手失声道。

    “你们是选召者军方的人,为什么要跟着我?”少年开口道,声音沙沙的。

    张天谬看到对方尖尖的犬齿,微微怔了一下:“罗塔奥人?”这和目标的描述可不太一致。不过对方的行为让他心生疑窦,漫不经心地开口问道:“你就是靠这枚烟水晶混入比赛的吧,你有什么目的?”

    “我记得你们不是不干涉原住民之间的事务么?”少年不卑不亢地答道。

    张天谬看着他,缓缓拔出佩剑:“原则上是如此,但现在我是以个人身份询问你这个问题,这间旅店的主人是我的朋友。”

    少年看着他,一言不发。

    “队长?”副手有些紧张,如果这少年不是目标的话,他们现在的举动是违反纪律的。

    “你们退开,行动结束,回大厅去。”张天谬说道。

    但他却将佩剑完全抽了出来,握在手中,指向那少年——那是一把细剑,剑刃狭长,闪烁冷冽寒光,向后收束至笼柄。

    正在两人对峙之时,一阵颤栗沿着旅店的地面传了过来。

    张天谬感到一阵摇晃,赶忙扶住墙壁,他听到副手在后面一声惊叫,心下意识到不好。抬头一看,看到那少年径自后退一步,斗篷下面黑烟缭绕,将他完全笼罩起来。

    黑烟涌动着升上地窖的顶部,向门口蔓延过来。但它还有一部分留在地面,张天谬一个箭步冲过去挥剑一斩,剑刃穿过烟雾,砍了一个空。

    烟雾已经汇聚向天花板,张天谬把火把一丢,将细剑从右手交到左手,反手抽出一柄手铳,用拇指拉开击锤就准备开枪。

    但正是这个时候,另一阵颤栗又沿着地面传了过来,整个旅店都剧烈地晃动起来。所有人都站立不稳用手扶墙。

    “这是怎么了?”副手忍不住惊叫道。

    张天谬不得不用剑刃撑在地上,抬头看到烟雾已经顺着天花板涌向外面的走廊,抬手就是一枪。火光绽放之中弹丸击中了烟雾,一声闷哼从黑烟中传来,但它还是以最快的速度滚滚涌向走廊之外。

    而正是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听到一声尖啸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那尖啸声犹如浪潮一般,滚滚而至,让周围的光线都黯淡下去,火把上的光焰被压低至最小,像是烛火一样微弱一团。

    四周止不住地昏暗了下去。

    ……

    龙角大厅中灯火通明。

    血夜妖月听着周围的人讨论之前那场对决。没人想到在决赛阶段会爆出一个超级冷门,参与决赛的正赛选手竟然被一个外围赛选拔者淘汰了,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而比赛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进行的,背后没有什么黑幕,只有一场令人惊艳的战斗。

    观众们纷纷关心起方鸻究竟是何方神圣。

    事实上算上那个弃权的艾尔帕欣工匠总会的选手,这已经是方鸻淘汰的第二个正赛选手了。人们忽然心生怀疑,这场比赛的最终冠军不会让一个外围赛选手所得吧?

    “你觉得如何?”血夜妖月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纤细的手指连动,在荧荧发光的视窗上输入道。

    R:还行吧。

    血夜妖月:就这样?

    R:不然呢?

    血夜妖月皱了皱眉头,输入道:“别装傻,你知道我的意思——”

    R:在领会你的意思之前,我觉得你还是先关掉追拍窗口,实时传输视频讯号真的好贵的。

    血夜妖月不满地一挑眉:“怎么,多看看我不好,你是不是趁我不在偷腥了?”

    R:……

    R:比起来我更关心你后面那个人,我觉得你最好离他远一点。

    血夜妖月一愣,下意识向后看去。那里是大厅的中央,上方穹顶之上正悬挂着那支狰狞巨大的漆黑龙角,那龙角悬挂在这里已经有好几十年的历史了,但没人知道它的主人是谁。

    此刻龙角下呆呆地站着一个人,低着头,也不知在思考什么。那是个原住民,穿着旅店守门人的衣服,他手上似乎还握着一个东西,缭绕着丝丝黑烟。

    血夜妖月再看了对方一眼,才意识到那人已经站在那里好久了。她想起之前自己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对方保持着这个姿势,站在那个地方。

    她忽然隐隐感到有些不对,站了起来,想要去找附近的矮人卫兵。但正是这个时候,那个守门人向前走了一步,整个大厅忽而微微一晃。

    血夜妖月只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双手一下子撑在了木桌上。

    赛场之上工作人员正在清理场地,博物学家与魔导士则忙着用魔导水晶重新布置下一场比赛的地形,红叶则穿过人群,来到方鸻身边,准备将发条妖精交还给他。

    “你很厉害,我输得心服口服。”她说道。

    “你也是一样。”方鸻一被夸奖就忍不住脸红,十分不好意思地答道:“红叶小姐,你的战斗风格很独特,但其实超载流不适合你。”

    红叶听了这话,不由看着手里的发条妖精,再看了看这个大男孩,忽然开口道:“你和女生就说这些吗?”

    “啊?”方鸻一愣,不明就里。

    而这时候天蓝已经第一个冲了上来,尖叫着向方鸻道贺:“你做到了,艾……夏亚哥哥,那个发条妖精,帅极了!”这个法国小姑娘看起来兴奋极了,好像方鸻赢得了比赛,她比他本人还要开心。

    方鸻也只好向她报以微笑。

    艾缇拉几人也走了过来,精灵少女也微笑着向他点头,然后是姬塔与胡地。最后是洛羽,高个子少年看方鸻的目光满是钦佩,这些人当中除了胡地之外,估计也只有他才明白前者的操作多么令人惊艳。

    “洛羽,姬塔。”红叶这时才说道。

    姬塔和洛羽这才看到她,吓了一跳,有些紧张道:“红叶姐。”两人不过是塔波利斯橡木骑士团的训练生,而后者不但是正式成员,而且还是其中的佼佼者,可以说得上是前辈中的前辈。

    红叶一笑:“你们找了个不错的队伍。”

    两人都下意识看向方鸻。

    红叶也看向后者,再问道:“请问你是Elite的青训队成员吗?”

    方鸻摇了摇头。

    少女一奇:“那是银林之矛?还是银色维斯兰,那可有点远。”

    “夏亚哥哥没有公会,他是独行侠,红叶姐。”姬塔小声回答道。

    红叶听了眼中一亮:“有没兴趣加入塔波利斯橡木骑士团,我们公会里的美女可是很多的哦,小弟弟。“

    方鸻听了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姬塔低下头去,假装没听到,洛羽则低声咳了两声。

    但正是这个时候,另一个声音从几人身后传来:“加入银林之矛吧。”

    红叶听了这声音直皱眉头,回过头去果然看到吴迪和琉璃月一前一后走了过来。

    吴迪很正式地对方鸻重复了一遍:“银林之矛是银林之冠在第一世界的分会,我们的总会是超竞技中国赛区的十大公会之一。”

    “十大公会之末。”红叶补充了一句。

    “总比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的不知名的公会好。”琉璃月马上反唇相讥。

    “这个不知名的公会在云层海地区的排名可比银林之矛高多了,笑死人了,银林之冠的分会又不只有你们一家。”红叶挑了挑眉尖,冷笑。

    “手下败将,”琉璃月一脸不屑:“连个毛头小子都打不过。”

    “你——”红叶气得差点当场炸毛。

    这时候天蓝终于反应了过来,大声说道:“呸,夏亚哥哥才不是毛头小子,再说你还不是一样,马上就到你了,下一个抬走!”

    琉璃月眉尖直跳:“你说什么?”

    “够了,”吴迪终于听不下去了,打断两人道:“夏亚先生,你的决定呢?”

    他一对死鱼眼,有点了无生趣地看向方鸻。

    “别做梦了,夏亚哥哥是不可能加入银林之矛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天蓝大声抢答道。

    “你叫夏亚,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加入我们公会?”琉璃月马上反问道。

    艾德哥哥也不叫夏亚。天蓝心中腹诽,但嘴巴上丝毫不肯认输地答道:“我当然知道,因为……因为,对了,因为他和银林之矛有仇!”

    她此言一出,红叶、琉璃月与吴迪三个人,六只眼睛都齐齐看向方鸻。

    “啊——?”

    方鸻听了天蓝的回答,好半晌说不出一句话,快被这心直口快的小姑娘气哭出来了。先不说这根本就是一个误会,就算不是误会,那也不能当人家的面说出来。

    他正准备解释,但正是这个时候大厅的地面忽然猛烈地一震,让所有人都东倒西歪。人们连忙扶住桌椅,才堪堪站稳。

    而一声悠远地尖啸仿佛是从遥远的天边传来。

    大厅之中所有的光源都在同一时间暗了下去,声波向四面八方传播开去,一片玻璃器皿碎裂的声音。大厅周围石墙上,石像鬼口中火把的光焰被压至一缕,挂灯与木桌上的烛台齐齐熄灭。

    整个龙角大厅,好像在顷刻之间陷入了黑暗之中。

    一片惊恐的尖叫声此起彼伏,大厅中的侍者、观众还有小矮怪们都在四散逃窜,只有冒险者能沉住气,但也只是暂时的。众人捂着耳朵,感到此时地面又是微微一震,烟尘飞扬。

    方鸻隐隐感到这一幕有些眼熟,他下意识向那个方向看去,刚好看到穹顶上弥漫的烟雾像是有什么庞然大物正在复苏,它张开双翼一下子从那里飞了下来。

    落在了大厅中央。

    那是一头龙——

    ……
黑客能破解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单调命中率 北京赛车和值中奖倍数 北京赛车赌博软件 北京赛车重码追号技巧 北京赛车一码50倍投
微信玩北京赛车吧 时时彩后三杀尾是什么 逆袭时时彩 北京赛车12路投注技巧 北京赛车女郎38分钟bt 时时彩等待时机顺长龙
时时彩数据统计app 大发时时彩网站 北京赛车如何平投赚钱 北京赛车pk10有赢的吗 北京赛车1357法是什么 为什么时时彩越赌越输
收费的时时彩计划 微信里时时彩违法的吗 新疆时时彩个位走势 时时彩40倍暴力教程 时时彩历史最长的长龙 重庆市时时彩宝宝计划
新疆时时彩技巧方法 极速时时彩人工计划 重庆时时彩基本规则图 时时彩总和大小的规律 时时彩代玩兼职群
时时彩组三组六互补法 时时彩组六如何杀3码 重庆时时彩 安卓 2017十大时时彩平台 北京赛车平台多少钱
时时彩不定位毒胆技巧 北京赛车3码翻倍计算 时时彩机器人软件视频 北京赛车计划免费qq群 168时时彩开奖平台
重庆老时时彩虎龙 老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 天津时时彩开奖纪录777 玩北京赛车安全 时时彩小助手网站
百度